校友会

校友风采 首页» 校友会» 校友风采» 首经贸-永恒的起点——法学院校友·杜晓宇专访

首经贸-永恒的起点——法学院校友·杜晓宇专访

作者:发表时间:2016-09-12浏览次数:

杜晓宇,毕业于首经贸法学院,现任职于央行营业管理部

  和杜晓宇学长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在金融街他工作的大厦里,西装笔挺、待人谦虚、幽默睿智是他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坐后,他询问我们母校现在的情况和院里的师生状态,缓解了我们的紧张,也一下子拉近了不少距离感。

  从言谈话语间,我们可以感受到学长对于母校的热爱,他告诉我们,一名学生对于母校的概念更多地是停留在本科阶段,虽然参加工作后在其他更著名的学府读了研究生,但是无论谁问他是从哪毕业的,他都会骄傲的说我是从首经贸毕业的。

  茶未过三巡,杜晓宇学长回忆起青葱岁月,学长已经迫不及待的给我们介绍起上大学的经验。

  说起考研,学长这样认为,“研究生其实并不难考,相对于高考来说已经容易得多了,你们觉得难考就是因为并没有认真学习专业知识,同时在大四备考的时候又有很多分散精力的事情:写毕业论文、找工作、各种社团活动占用时间精力,做不到像准备高考一样准备考研,所以才会觉得考研难。所以说,如果立志考研,就一定要踏下心来准备考试。”

  毕业等于失业,如今就业问题成了几乎每一个毕业生的老大难问题,特别是法学专业,连续多年成为就业的红灯专业。作为从首经贸毕业的优秀生和有着多年招聘经验的杜晓宇学长,给出了他最具针对性的建议。在招聘的过程中,毕业学校是招聘官要考虑的第一位,先看毕业于985,211高校的学生,而首经贸的学生在这个方面会有一些吃亏。但是,海外留学的背景可以避过招聘单位对于985,211等毕业院校的限制。但是首经贸的学子们也不必妄自菲薄,首先现在对于户口指标越来越少,而大部分首经贸的毕业生不占户口指标,这是一大优势,并且首经贸这些年在就业单位积累的口碑也是非常不错的。

  英语也是个重要的部分,“在本科阶段一定要把英语的基础打好,非常重要,我就吃了大学没重视英语的亏,现在工作的时候需要看很多的外文资料,就需要借助翻译软件,特别浪费时间。” 还有一个招聘的优势让我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学长告诉我们在招聘的过程中,如果是两个法学应届毕业生在同等条件下,在唱歌、声乐、篮球或足球等文体方面有特长有优势,会格外受到面试官的青睐,因为在单位内部会组织各种比赛,和学院一样,有特长的人都会受到欢迎,在总公司里为自己的部门争得风采。

  学长认为母校的学弟学妹借助首经贸的平台眼界比较宽阔,思维也很灵活,很聪明。但不得不面对的一点就是,研究能力有待提高,学生应当花更多的时间去脚踏实地的研究一个问题。

  学长回忆自己在本科时候的学习,学术研究论文偏向于三段论,没有体现自己的研究思维,只是简单的罗列现状是什么,法律问题是什么,我的意见是什么,尚未建立起法律人的思维方式。其实,毕业后无论是到政府机关、抑或是企业,能够写出一手好文章,都是非常受欢迎的,所以各位学弟学妹一定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给出的建议是;每个学科的老师每个月要求学生至少应该读一篇该学科最新最前沿的法律文章。另外,就是要注意用好首都高校资源,最近和北大、人大、清华几所大学的法学院接触的比较多,这几所学校的学术性质的活动都非常多,请最前沿的专家来讲课,向本校学生本科和硕士生开放,比如说经济法领域的金融机构破产条例、互联网金融立法问题、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以及个人信息和数据保护方面的研讨等等。即使首经贸这样的讲座机会可能少一些,也要自己想办法多到清北这样的学校去旁听,会非常有好处的。

  杜晓宇学长在首经贸念书时不仅是法学院的学生会主席,还是当年边缘话剧社的一名成员,并且代表学校参加过第一届北京市大学生戏剧展演。他是怎样看待社团活动的呢?“参加社团活动可以培养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社会交际能力,比起只学习可能收获会更多,在工作以后差距会体现的更明显。而且社团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可能很多学生会认为在大学里,在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搞很多官场上的习气让我们变得不单纯,但没有办法,真实的社会其实就是这样的,现在不接触以后也免不了,早一些接触早一些适应其实对我们进入社会以后也有好处。如果有一些不好的地方自己可以通过冷静的思考将其屏蔽掉,但不能说彻底不去面对,这是消极的办法。”

  学长在大学毕业之后选择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进入了中国人民银行,可是我们很疑问,作为出身法学科班并且早在2005年就通过了司法考试,为何不从事更风光更高薪的律师行业呢?学长向我们道出了原因:看起来很多律师很风光,但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业,对综合能力要求很高。大多数律师分为两类,一种是提成律师,一种是授薪律师(主要是所里合伙人找好的案子,固定的工作,律师不需找案子,工作压力强度比较大)。现实中的律师和电视中的律师是完全不一样的,律师这个行业1%的律师可能挣了99%的收入,有的律师可以一年赚三四千万,也有的律师一年只有两三万的收入。很多律所对于律师是流水线作业,比如说只负责起草合同,甚至对于比较复杂的合同可能只是负责合同的一部分,一直做整个案子其中的很小一个环节,一直做其中的一件事,根本学不到特别多的东西。对于想要做律师的学弟学妹来说,一定要进大的并且愿意培养年轻人的律师事务所,小所可能觉得比较轻松,但因为从法学院毕业后到工作中所用的与所学的有很大落差,做律师和做医生一样,是一个系统的训练,不是从法学院毕业的做律师也有很成功的,就是通过强化训练,想成为一名好律师必须要先熬过3-5年痛苦的积累期。

  此外,律师和公司法务站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即使外聘的律师起草完的合同法务也还要再看,因为有些东西是不能相信外人的。法务必须是万金油,什么都要懂一些,公司什么问题都问你,但律师不同,可能刚开始是懂得越多越好,以后就要往专、精方面发展,比如做房地产、做反倾销、做上市,任何一个方面认真坚持都可以成为很厉害的律师,但法务不行,虽然法务可能每个领域接触的都不深,但从婚姻家庭、劳动争议的,到上市、反倾销的,都要知道。但比如真的出现了反倾销的诉讼,法务可能处理不来,这个时候就需要外聘律师。不建议律师做的全,要往精了发展,一个律师的话既做离婚,又做金融投资,房地产,就可能会导致发展的不是很深,因为律师是有专业分工的。

  学长也和我们分享了他工作12年间难忘的事:参与一个人民银行做的工程建设项目,拆迁遇到了困难,马上要举行奠基的启动仪式。因为征的是农民的地,需要有村合作社的盖章才能拆。“我从早上就去那个公司找老板,就像追债的一样。他吃饭我跟他吃饭,他坐着我陪他坐着,他上洗手间我也跟着去。然后我就找机会和他聊,我发现他看股票,喜欢炒股,我就开始分析,和他说这只股票怎么怎么好,那只股票怎么怎么不好,最后聊到晚上六点的时候他终于把这个合同盖了章了。这对我的印象很深刻,经历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之后,你就会发现在工作之中没有什么难事。可能有的人权力很大,但牛的人不是靠权力去做一些事情,因为那个权力是国家给你的,真正牛的人是你当乙(sun)方(zi)的时候还能把这件事情做下来是真正有本事的人,靠自己的能量和资源把各方面的利益关系摆平好。没有难不难,只有能不能豁得出去去做。一定不要觉得自己进了机关就是大爷,其实每个人都有当孙子的时候。”

  人生最高的境界就是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绝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事业和自己的兴趣爱好是挂钩的,这是最开心的人。这一点对于法律人比较难,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作出的选择其实并不是我们的本意,而是出于当事人的利益出发。

  年轻的时候多做一点自己喜欢做的事,22岁本科毕业,就为了生存熬日子人生多灰暗呀,刚毕业想去旅游,国外念书,外企闯荡,怎么都可以,一定不要后悔自己的青春。但再大一点就不能这样了,到25、6岁就要知道自己做什么了,并且未来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最后,学长希望借我们的笔祈愿母校越来越好。

  

  

  采访、文/张楠 王宇

  法学院/林然金、李莹、张楠、宋来昕、王宇